中国卖家侵权被告反获胜,3千万账户余额解冻!

原创 何颖 小柠檬 亿恩 昨天

6-10-1.jpg

今时今日卖家貌似成了跨境电商生物链最底端,货代、亚马逊、VAT、培训机构等都能割一把韭菜,现在连海外律所也来吸卖家的血,比如GBC去年营收60亿,钓鱼、冻结账户、赔偿金极高成为了这些律所的谋利的手段,卖家苦不堪言,又不知道如何反抗……

但好消息是,今年最新的一个案件有好现象,中国卖家侵权被告反获胜,500万美元账户余额解冻了,这对于千千万万个跨境卖家来说,是鼓舞。

从侵权被告这件事延伸开来,其实,卖家是不知道如何处理侵权被告,也不知道如何识别律所的无理索赔,甚至不知道如何去应诉,这对于出海卖家而言,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美国法院罕见支持中国卖家

中国卖家对美国流氓律所恨得牙痒痒,碰瓷、钓鱼执法比较常有,因为成本因素,被告的跨境卖家无可奈何,要么和解,要么放弃账户,很少有人去应诉。
但近日好消息不断,据【海外案件观察】公众号最新的报道,一件侵权诉讼案(MATTEL INC. Plaintiff, v. THE ENTITIES DBA GOODMENOW AT THE URL GOODMENOW.COM ,Etc., et al., Defendants (Case 1:20-cv-11075-NRB)引发了关注。
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支持跨境电商卖家,裁定原告保全措施不当,同意解封被告在知识产权侵权诉讼中因诉前财产保全导致被冻结的超500万美元Paypal账户。目前卖家方正在就原告滥用诉前保全措施所带来的经济损失提起赔偿诉讼。
在这个案子里,原告是Mattel,Mattel也被称为美泰公司,是全球最大的玩具公司,在儿童产品的设计、生产、销售方面处于领导地位。
Mattel的主要品牌包括最流行最畅销的时尚娃娃Barbie®(芭比娃娃)和 Hot Wheels®, Matchbox®, American Girl®, Radica®,Tyco® R/C以及 Fisher-Price® 品牌,包括Little People®, Power Wheels® 和一系列的益智类玩具。
在这次的案件中,中国卖家就是销售了“Barbie”名称的玩具娃娃,图片上侵权,销售时间为2020年10月-11月。
Mattel2020年12月就起诉这位卖家,伪造、商标侵权,侵犯芭比娃娃(Barbie)商标和芭比娃娃(Barbie)形象的版权,此外,Mattel在提交诉状的同时,申请了冻结被告paypal账户资金的临时禁令(“TRO”)。导致这位卖家PayPal11个账户都被冻结了,金额超500万美元,并且还要求这位中国卖家在今年1月出席听证会。
这个卖家也积极应战、据理力争,Mattel要求按照法定最高上限,损失预期超过200万美元。要知道的是,按照美国商标法规定,被告行为构成故意侵犯商标权,法定赔偿额最高可达200万美元。
但有意思的是,这个卖家销售侵权产品的总金额为13.1万美元,获利仅有1.3万美元,与Mattel想要索赔的200万美元、被冻结的500万美元相差甚远。
经过一轮的抗辩,卖家的代表律师说服了法官,最后判决书上显示的是,法官仅支持要求卖家在paypal账户保持不低于1.3万美元。(也就是说,法官没同意Mattel冻结卖家的500万PayPal账户余额,只需保证账户余额不低于1.3万美元,其余金额可以自由支配。)
无独有偶,2020年1月也传来好消息,正义律师应战,中国跨境电商战胜美国出了名的流氓律所GBC,GBC撤诉,这个案件就以”今日案例”被选入美国律师界著名的国际法评论博客。不久后,美国马萨诸塞州联邦法院引用此案的先例,该案改变了马萨诸塞州的法律,给卖家很大的鼓舞。

“流氓律所”狂割韭菜:和解赔款为账户余额的80%

像上述被告侵权的卖家在跨境电商圈里还有千千万万,但大多数卖家都选择和解。
今年除夕夜,也有卖家也因为美国律所向亿恩求助:“自己朋友遇到了流氓律所,账户被冻结了几万元,回不了款,账号虽然还在销售,但是已经收到一个第三方的解限邮件,要求15个点手续费,和解费用再占50%,最后能拿回来只有35%。”
另一方面,美国律所似乎很懂卖家在意什么,就算要求赔偿15万美元这样高价的赔偿金都可以分期付款;因为打官司期间,账号不能销售;因为考虑时间成本问题,知道卖家不想出庭,和解金的数额也可以商量;因为账号价值很高,知道卖家不想损失这个账号,也了解卖家只想和解的心态。
如果是在亚马逊平台出现被告侵权,就会有卖家会想用亚马逊专利中立评估程序。
亚马逊的专利中立评估流程是这样的,律师或独家授权人去快速评估,由卖家在亚马逊上架的专利侵权投诉。在中立专利评估中,中立评估人审查针对第三方产品listing的专利侵权投诉。评估人将就专利范围是否涵盖了相关产品listing做出裁定。评估人可能会裁定专利范围不涵盖产品listing
如果评估人得出裁定认定被诉商品是侵权,亚马逊会移除被诉商品,并且评估费用也不低,为4000美元,其中包括评估人的酬劳。在评估结束后,该费用将由评估中的失败的一方承担。
但是中立评估费用不低,还比较慢,还不如和解来得更方便,律所就是抓住了卖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态,才有普遍的处理方法——和解。
但和解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和善”,往往律所会把卖家当成韭菜狂割。
一卖家遇到的情况是这样的:侵权产品所有销售额才1000多美元,但是找服务商和律师协商解决,拟定和解协议后,一次性赔了6000多美元。
还有一个卖家的情况是这样的,在阿里国际站上卖了一单,三个样品,但是因为侵权,维权品牌律所提出和解金5000美元,这家律所在这个月起诉了103家公司……
作为行业默认的规则,律所索赔的金额一般至少3000美元,或者按照账户余额比例80%来赔偿。也就是说,即使一个产品销售额只有5000美元,账户有2万美元,也要按照账户的80%来赔偿,还有手续费。那如果账户余额很高的卖家,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还有卖家透露,有些机构专门做侵权案的和解,并且还是中国人坑中国人,劝服卖家和解的也还是律师的朋友。

吸卖家的血肥自己,GBC去年营收60亿

众所周知,近年来中国卖家在亚马逊、eBay、Wish等跨境电商平台迅速崛起,中国制造借助线上平台走向了世界各地。
然而在这一过程中,针对中国卖家的知识产权围猎也开始了。特别是在美国,中国卖家简直是受到了暴风式攻击。以把自己标榜为“世界商标警察”的GBC为代表的美国律所,更是以围猎中国卖家作为自己的“盈利模式”。
如卖家较为熟悉,亦十分痛恨的GBC、Keith、Keener、EPS、David等律师事务所,他们主要通过爬虫技术,在跨境电商平台搜集卖家疑似侵权证据,一旦有所发现发现,便假意下单获取PayPal账号信息和交易信息,并以此作为状告证据,在美国当地法院进行大规模诉讼,要求平台冻结卖家账户里的资金。
在收到TRO(临时禁售令)冻结邮件后,中国卖家或因对美国法律陌生,或不敢对抗,或者应诉成本高和时间有限等,往往选择私下和解。这时这些敞开口袋等着卖家往里跳的流氓律所就狮子大开口,收取大额和解费。如GBC收取的和解金,会占到卖家被冻结资金余额的50%,甚至90%。最终从卖家账户里扣掉的这笔和解费由律所和原告(品牌方)分成。
而通过这种流水化、批量化的方式,这些律所从中国卖家这里获得大量的收入。
相关消息显示,2020年GBC的营收近10亿美金(折合人民币约64亿元),远超许多国内大卖。真可谓吸卖家的血肥自己。同时可以想象,巨额收入的背后,是多少卖家的辛酸血泪。
世界商标审查组织最近发布的美国商标诉讼活动审查报告显示,2020年GBC共受理243件商标诉讼案件。在这些诉讼中,GBC对超过2.2个市场目标(平台卖家)5900个网站(独立站)进行了强制执行。
6-10-2.jpg

对于这类律所的流氓行径,卖家是深恶痛绝:
6-10-3.jpg
”——以后我去美国发展几个黑人朋友,专门殴打这些律师,为中国卖家出气。
——这些流氓,套上麻袋,拉到黑暗小角落暴打。”

最大损失500万以上,两成卖家曾遭5次+侵权投诉

防不胜防的侵权控诉令卖家十分头疼。亿恩网近期发起的一份调查中显示,有超过七成(72%)的卖家曾遭遇过国外律所的“钓鱼执法”,数据高到有些让人不敢相信。
6-10-4.jpg
跨境知识产权向来是个大坑,不少卖家甚至在这个坑中反复跌倒。调查结果显示,有将近两成(19%)的卖家入行以来曾遭遇过5次以上侵权起诉,剩下超过六成(64%)的卖家或多或少也都曾遭遇过1-5次侵权起诉。
6-10-6.jpg

那遭遇侵权起诉后卖家会怎么做?
和我们想的一样,大部分卖家都选择庭外和解。调查结果显示,有将近五成(48%)的卖家选择支付一些和解金,庭外和解。而有将近三成(28%)的卖家则表示账户余额不多,直接放弃了,然后重新注册一个新账户。认为身正不怕影子斜,选择积极应诉的卖家只有不到三成(24%)。
6-10-7.jpg

为什么那么多卖家会选择庭外和解,他们的顾虑是什么?
调查显示,有将近五成(44%)的卖家之所以应诉是因为找不到专业法律人士的帮助,以及对本土法律和司法程序缺乏了解。另外将近六成(56%)的卖家则表示应诉成本太高了。


遭遇侵权起诉,无论卖家是应诉还是和解,亦或者放弃账户,都会造成一定的损失。在这些案件中,卖家少则损失三五万,多则甚至损失多达数百万。
亿恩网的调查显示,在“钓鱼执法”侵权案件中,有将近五成(46%)卖家遭受的最大损失为5万元以下(由此也可以侧面反应卖家放弃应诉,选择和解的原因:一方面涉案金额较小,另一方面应诉成本高)。甚至有11%的卖家表示,他们遭受的最大损失多达百万,而当中7%的卖家,他们的最大损失高达500万以上。

从上述可以看到,遭遇侵权起诉的代价非常高,且身边经常发生的侵权案件也在时刻提醒卖家,侵权产品碰不得。
既然这样,如果卖家明知道是侵权产品,还会卖吗?
让人惊讶的是,调查中,居然还有将近三成(26%)的人表示只要利润高,可以买一波就溜。不过也有将近半数(48%)的卖家表示实在是怕了,不敢卖。

律师说法:缺席案子资金并不会自动解冻


遭到侵权起诉后,卖家往往十分纠结:应诉还是和解?和解之后,律所又来找麻烦怎么办?……针对这些问题,亿恩网采访了广东瀚诚律师事务所跨境电商律师服务团队的刘海峰律师。
亿恩网:在收到TRO冻结邮件后,卖家想拿回账户资金,有几种方式?怎样处理对卖家来说才最有利?
刘海峰:法律途径上的解决方式只有应诉与和解。没有最有利的说法,主要是卖家需要根据涉案的情况以及自身的能力选择其中一种解决方式。
亿恩网:卖家缺席律所的案子,账户资金会自动解冻吗?多久才能解冻(如果可以)?
刘海峰:缺席判决后平台会执行判决指令对账户资金进行清零处理,除非平台操作失误,不然绝大多数时候是不会出现资金自动解冻的情形,只会出现资金被划走的情况。
目前,速卖通、国际站及敦煌平台在缺席判决后,因为平台的保护政策并不会出现强制清零的情况,但即便无法清零,按照目前的处理情况这些资金也会一直冻结在平台账户里头,并不会解冻,处于卖家跟对方都无法使用的情况。
亿恩网:私下和解是一劳永逸的吗?私底下的和解有没有官方记录,品牌是否可以卷土重来?
刘海峰:按照我们这么多年的处理经验,达成和解的客户,只要和解后不再上架相关的侵权产品,那么基本上是不会因同个事情再被对方重复起诉。有极个别存在操作失误被重复冻结的情况,但在向对方释明情况并出示和解文件后,对方也会立即对账户进行恢复。
和解只是解决本次因产品涉及侵权所产生的问题,并不能规避日后重复侵权被再次起诉的情况。
和解一般会有双方签字的和解协议以及撤诉/结案文书,具有法律效力。

写在最后

在跨境圈,侵权问题已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面对这个问题,小编认为,最终还是要回归到“品牌”上。那些流氓律所之所以能抓住卖家的七寸,也正是因为他们掌握了这个利器。
因此,卖家如果不想被律所扼住自己的咽喉,或者未来想走得更远,那品牌意识一定要建立。短期来看,拥有了品牌,不仅可以规避许多侵权风险,同时也能在同行竞争中掌握更多的主动权,长远来看,品牌也能为产品带来更高溢价。